已過世的父親是油輪的輪機長,終生在海上漂泊,或許是因為這個緣故,我特別喜歡看海,尤其是到碼頭邊。

 

當輪船正在裝卸貨物時,看許多工作人員賣力地趕進度,往往會讓我有一種彷彿看到父親也在奮力工作的溫馨感受。

 

有一次,習慣性地在碼頭邊看著輪船工作,那天正好有一艘大型的貨輪已經裝妥貨物,準備離港。

 

只聽見貨輪的氣笛刺耳地響過幾聲,隨即便傳來引擎隆隆的轉動噪音,大船開始要離開泊岸的碼頭邊了。

 

引擎轉動的聲音隨著貨輪要駛離碼頭的動作逐漸提高,到了最後,引擎聲幾乎已經大到震耳欲聾的程度;好玩的事情在這時候發生,儘管貨輪的引擎拼命怒吼,但那艘大船卻一動也不動,根本無法駛離岸邊。

 

貨輪的駕駛頑強地試了幾次,加速又加速,仍然無法讓貨輪移動分毫,最後只好放棄,停下不斷加油門的引擎,一大夥人群聚到船邊的甲板,研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

一陣紛亂之後,在船上的水手七手八腳的動作裡,我們這些在岸邊看熱鬧的人們,立刻因為明瞭這次的烏龍事件,而爆出一陣哈哈大笑。

 

原來,是貨輪有一道極細的纜繩,還繫在碼頭邊的鐵墩上,因為那條纜繩實在是細得離譜,所以船上的工作人員才會忽略了它的存在;不過,也就是這條細細纜繩的拉力,才使得大船使盡了力氣,也難以動彈分毫。

 

那一天在踏著夕陽回家的路上,我想到父親曾經說過他的油輪,平均速度可以達到四十海浬以上,以那樣的高速在海上飛馳,就算用比那道細纜繩再粗上千倍的巨纜,恐怕也無法拖住一艘輪船。

 

而在岸邊剛要啟動的貨輪,卻用盡更大的動力,對那道細纜,也是無可奈何。

 

是不是能夠讓自己成功的意念,在不經意間,也有一條我們忘了去將它解開的細細纜繩一直繫著,所以才讓自己一直無法真正成為一位擁有強大執行力的人?

 

這一條細細的纜繩,它的名字,是不是就叫做——「不可能」?

 

或者,當我們真正決定要成為一個成功人物的同時,也就像一艘在海上疾馳的快輪,是任何纜繩都無法將我們設限的。

 

所以,是不是要讓自己更加成功,無關於心中纜繩的粗細,重要的,是來自於自己是否早就把「不可能」這個字眼,永遠逐出您的世界之外。

 


 

創作者介紹

彭一昌老師部落格

pic135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甲南聽眾
  • 感謝老師的分享,受益良多。
  • 謝謝您~

    pic13579 於 2012/01/29 19:3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